阿狸61梦之城堡:三峡大坝开闸泄洪

文章来源:至顶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4日 07:11  阅读:6396  【字号:  】

朦胧中我似乎记的在很小的时候,春风灿烂的姑妈,大爷,舅妈,姨妈等许多人递给我一张张窄窄的,花花绿绿的纸片在手中咯吱作 响,我嘴中不停的重复着大人交给的拜年话:过年好,谢谢。每当遇见 陌生的客人,我就会吓得缩进母亲的怀里,或者父亲的背后,任凭客人百般春光灿烂般的哄逗,我依旧不买真情,母亲只好千恩万谢地,不好意思而且有些惴惴不安地收下那张纸片,脸庞泛起一层满意的笑容。

阿狸61梦之城堡

嗯?谁?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网名的,只有咬人猫才知道啊!是谁啊!我强迫自己睁开眼睛,迎面就是一张脸,她眨巴着眼睛看着我,白皙的脸上透着微微的红晕,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,眼中透着雾气明亮而透彻,后面扎着一个双马尾,发尾处稍稍的有一点卷曲更是增添一份俏皮可爱,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儿。我默默地想,这是?? 这是我的前桌啊!我怎么从来没有注意到呢?嘿、嘿。这个女孩手在我面前晃晃樱酱你在看什么呢?她继续说道嗯?我猛地回过神来,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网名啊?我问道,啊?哦,你不知道为什么啊,我是咬人猫啊,你的网友哦!不知道吗?她反问道,我???我本来是不知道的,但是现在知道了。知道就好,我们现在是朋友哦,一起去玩吧!她说道,我点点头。

孝,无处不在,孝就在我们身边。朋友们,世界需要更多的孝心,更多的关怀,行动起来吧!孝敬长辈,从现在做起……

她就这样无情,冷漠,抛弃了我。这是给你的绝交信。这句话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浮现。我就那么不值得深交吗?我带着低落的心情来到了学校。我内心深处渐渐明白,朋友有时也不值得深交,我有些后悔,我真情却只能换来假意,想想就觉得虐心。一遍遍的看着,脸上又走过了一道泪痕,铃声刚响,她就匆匆走过来,说:我还和你玩,我们还做朋友吧。匆匆的一句话,会不会就像口说出的那样,匆匆即逝?我有些不太相信,后来,我没有再说什么,知道那天,我又结识了两个朋友,我们同甘苦,我们很快乐。有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再一次进入了我的生活,一段小插曲,我明白,她不会动真格,因为她知道,没有朋友是真心的。甚至,包括我。她没有把我真朋友。

虽然说我喜欢歌曲,但我不喜欢上音乐课,因为我觉得儿童歌没意思,我特别爱听一些有激情的歌,每当听到有激情的歌我就来劲!

礼仪,可以说是一个人内在修养和个人素质的外在表现。但是我觉得,礼仪也能体现出一个国家兴衰的变化,比如君臣之礼。

没几天,同学们都喜欢上了这位面带微笑的语文老师。老师的头发长长的,乌黑发亮的,披在肩上时真像黑色的小瀑布。眉毛弯弯的像天上的月亮,眼睛又亮又大,漂亮极了。语文老师姓王,王老师每天进教室脸上都带着微笑,我们很喜欢老师的微笑,因为看起来没那么可怕。王老师一笔一划的教我们写字,老师的字写的也很好,横平竖直的,一定是练过书法吧,我将来也要像老师一样写一手好字。




(责任编辑:干向劲)